7月22日上午,溫州平陽縣,一96年少女小彭來水頭派出所自首,說自己近段時間在從事賣淫活動,請警察叔叔處理。原來,小彭在貴州認識一35歲水頭鎮男子白某,後成為他的女友,並隨他來水頭,誰知白某竟唆使小彭賣淫,晚上小彭無意間看了一本書《倉央嘉措:我是凡塵最美的蓮花》後頓然醒悟!於是來自首!(7月24日光明網)
  “你念,或者不念我,情就在那裡,不來不去;你愛,或者不愛我,愛就在那裡,不增不減……”幾年前,馮小剛執導的電影《非誠勿擾2》捧紅了這首《見與不見》的小詩。人們以為這首詩是六世達賴倉央嘉措所作,於是紛紛走向書店、圖書館或者上網尋找他的作品,倉央嘉措熱浪迅速席卷中國文化界。
  雖然最終法院認定這首詩是廣東肇慶女子談笑靖(筆名扎西拉姆·多多)的作品,但這場“倉央嘉措熱”至今還是方興未艾,市面上有許多關於他的作品相繼問世。其中就包括才女作家夏風顏以第一人稱寫作的人物傳記《倉央嘉措:我是凡塵最美的蓮花》,於“勘破、放下、自在”的人生悟道中回望自己的一生,有人踏浪而來,有人乘風而去,幾多風塵不朽,而“我是凡塵最美的蓮花”。
  很難想象,一位90後少女,是如何通過自己“一失足成千苦恨”的不堪經歷來解構生活在遙遠的清朝康熙年間的倉央嘉措的;同樣,也不是很清楚她是如何在讀到這本書之後,頓悟了哪些道理。但有一點可以肯定,那就是倉央嘉措作為一位充滿靈性的詩僧,確實具有一種感人至今的魅力。這也是為什麼他只是留給後人62首小詩,但三百年後的今天,他的詩意人生依然是藏文化中的一個美麗傳奇,就如同李白、杜甫還是漢文化中最美麗的符號一樣。
  法國大革命的時候,憤怒的法國人把他們的國王路易十六投進巴士底獄,夜闌人靜的時候,路易十六感慨說:“是這兩個人打垮了法國。”這兩個人的名字,一個是哲人伏爾泰,一個是詩人盧梭,可見詩人在改造世界中發揮的作用。
  中國是詩的國度,詩人多如天上的繁星,從屈原到陶淵明,從李白杜甫到蘇東坡,從徐志摩、戴望舒到北島、舒婷、顧城,詩歌給了我們形而上的感動,也潛移默化地改造了我們自己,誠所謂“李杜文章在,光焰萬丈長”。可惜,今天的很多詩人,已經不屑於為時代寫詩,他們把詩歌變成了一種小眾的“文字游戲”,或者變成他們沽名釣譽的一種道具,詩歌似乎成了一種可有可無的東西。
  在這個意義上,倉央嘉措的詩作,對於今天“迷路”的詩人們應該很有啟發意義,因為他的62首小詩之所以在今天還魅力不減,就是他帶給我們的精神上的震撼。而溫州這位90後“失足少女”的幡然悔悟,就是這種感動、這種震撼的真實寫照。
  文/汪憂草  (原標題:倉央嘉措如何為“失足少女”指點迷津)
創作者介紹

海灘

feahf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