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報記者 吳躍偉
  復旦大學歷史系大四學生陳天翔個人藏書約達8000冊,他向學校申請了一間個人宿舍存書,並供同學免費借閱,人稱“館長”、“學霸”。
  加上曾任校學生會副主席、休學等個人烙印,陳天翔迅速成為公眾焦點,對此,他日前在人人網上宣佈,不希望被外界過多干擾,“希望有一張安靜的書桌”。
  每本書都知道大概內容
  日前,一則“復旦學霸寢室藏書8000冊 宿舍樓建個人公益圖書館”的新聞讓陳天翔再次受到熱議。
  事實上,關於陳天翔公益圖書館的新聞早在2010年12月就已被媒體報道過。
  陳天翔,浙江嘉興人,1989年出生,目前就讀於復旦大學歷史系,本科四年級。
  據2010年12月15日復旦新聞網報道,陳天翔因藏書達3030冊,免費借書給同學,其圖書館取名字“同人堂”。初期同人堂有48名會員,包括本科生和研究生。會員卡正面是一個工農兵挑燈夜讀的場景,背面是中世紀歐洲人讀書的場景,代表著讀書時安靜的狀態。陳天翔表示,如果可以,還會組織讀書會等活動。
  陳天翔日前告訴媒體,自己既不想做“學霸”,也不是什麼“土豪”,只是把平時父母給的生活費和自己賺的外快都拿來買書,迄今已在宿舍“圖書館”收藏了8000多本書。對於被指炒作,他說,自己仍將堅持買書、看書、借書,“這已經成了我的習慣,停不下來,也不會停下來。”
  針對有網友戲稱,這麼多書,宿舍還能睡覺嗎?陳天翔說,其實是可以的。“其他床鋪上堆滿了書,但在鐵架子後邊的那個床鋪上,只沿床邊放了一排書,床有一米寬,有時候看書看累了,就直接在那裡睡,但翻身比較困難。”這麼多書都會看嗎?陳天翔說,有些書買來是為了研究和查閱,有些書就隨便翻翻,但只要拿出一本,自己就知道大概內容,“還有的書,因為借閱的人多,就多買了幾本”。
  昨日上午9時許,陳天翔短信告訴早報記者,他不想過多拋頭露面,也不願接受捐贈,借書藏書僅屬個人愛好,“想要純粹些,安靜積澱”。
  據復旦大學同學介紹,陳天翔曾任校學生會副主席,平時喜歡讀書,論事有見解,“有點憤青”。
  一名同學說,陳天翔的書聽說價值20多萬元。至於陳天翔家境如何,他的同學大多說不清楚,只知道他有時一個月僅買書就要花8000元。
  上海還有類似圖書館
  陳天翔的圖書館突出的是共享精神:一個愛讀書的人,將自己收藏的好書供同學們借閱,認識一群愛閱讀的朋友,相互促進,共同進步。
  在徐匯區的中科院上海生科院,也有類似模式,有學生在畢業時將藏書貢獻出來,收集在一起建成“手邊的書”開放書架,留在宿舍樓,供學弟學妹自主借閱,而學校的生命圖書館和信息中心等主動提供相關支持。
  2013年8月8日,上海市新聞出版局發佈《上海市民閱讀狀況調查分析報告(2013)》。報告顯示:81.25%的被調查者認為閱讀對於個人的生存和發展重要。“紙質閱讀”仍然占有優勢,比“數字閱讀”高出13.85%。對於數字閱讀,高達63.01%受訪者選擇“只看免費的”。
  昨日,中科院上海生科院生命圖書館館長孫繼林說,最近幾年有更多民間力量介入到圖書館和圖書閱讀的推廣中來。比如各種各樣的圖書漂流活動,青番茄圖書館、立人鄉村圖書館、蒲公英鄉村圖書館計劃等。
  孫繼林表示,傳統圖書館需轉變觀念,要主動走到讀者中去,“以前是提供書,現在更要促進讀。書不在多,而在讀。一個人讀書的熱情最容易點燃另一個人的閱讀興趣。”
  (原標題:復旦“學霸”:我想有張安靜書桌)
創作者介紹

海灘

feahf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